欢迎访问本站!

首页快讯正文

usdt充值(www.caibao.it):原创 萨尔浒之战:明朝损失5万雄师,为清军入关埋下伏笔!

admin2021-02-1548

USDT自动充值接口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原题目:萨尔浒之战:明朝损失5万雄师,为清军入关埋下伏笔!

萨尔浒战争是1619年(明万历四十七年,后金天命四年)二到三月间,在明朝与后金的战争中,努尔哈赤在萨尔浒(今辽宁抚顺东大伙房水库四周),以及萨尔浒四周地区大北明军四路进攻的反击战,是明朝与后金辽东战争中的战略决战。

萨尔浒之战中,努尔哈赤决议“凭尔几路来,我只一起去”的目标,后金军在作战指挥上集中军力、各个击破,5天之内连破三路明军,扑灭明军约5万人,缴获大量物资,明军除行动迟缓的李如柏一起败退幸存外,其余几路都被后金全歼。萨尔浒大战以后金军全胜、明军大北而竣事。

对此,在不少历史学者看来,此战争是明清战争史上一个主要的转折点,是明清兴亡史上一次具有决议性意义的战争,是以少胜多的典型战例。虽然萨尔浒之战距离明朝消亡另有数十年的时间,然则,这场战争让明朝损失惨重,这无疑为清军入关埋下了伏笔。

一、战争靠山

明朝万历天子在位时,在边境地区设置“九边”,即九个重镇,其中辽东辖今辽宁大部地区。明朝对女真各部的态度,主要是举行分化和笼络,使其相互对立,以便分而治之。明朝后期,因忙于平定关内起义,无力顾及辽东事务,驻守辽东的明军,训练疏弃,装备陈旧,缺粮缺饷,虚额10余万,实有兵不外数万。加上守备涣散,军队战斗力差。

与此相对应的是,女真人分编在八旗中,每旗可发兵七千五百人,共有军力6万余人,其中主要为重步兵。此外,还修筑了赫图阿拉(今辽宁新宾)等城堡,弥补马匹和战具,屯田积粮,努力备战。1616年(万历四十四年),努尔哈赤确立后金,年号天命,称金国汗,以赫图阿拉为首都。对此,在笔者看来,虽然明朝的整体实力要碾压后金,然则,在辽东一带,后金实在具有一战之力的,这也是努尔哈赤能够打赢萨尔浒之战的主要原因。

二、战争原由

1618年(万历四十六年,后金天命三年)正月,后金努尔哈赤决意对明朝用兵。阴历二月,努尔哈赤召集诸臣讨论用兵方略,决议先打辽东明军,后并叶赫部,最后争取辽东。阴历三月间,后金加紧秣马厉兵,收买明将,刺探明军虚实。在经由认真准备和经心设计之后,努尔哈赤在阴历四月十三日以“七大恨”誓师反明,历数明朝对后金国(建州女真)的七大罪状,率步骑2万向明朝提议进攻。抚顺城以东诸堡,大都为后金军所攻占。后金军袭占抚顺、清河后,曾设计进攻沈阳、辽阳,但因气力不足,翼侧受到叶赫部的威胁,同时探知明王朝已决议支援辽东,便于九月自动退却。

在抚顺之战取得成功之后,1619年(明万历四十七年,后金天命四年)正月,努尔哈赤又亲率雄师进攻叶赫部,获得二十多个寨子。听说有明朝的军队来了,这才回去。明朝的杨镐派遣使者去后金商议罢兵,努尔哈赤回复书信拒绝。

,

usdt收款平台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,

1619年(明万历四十七年,后金天命四年)二月,明抵达辽东的援军约87000余人,加上叶赫兵一部等雄师13000人,共约11万,号称20万(一说47万)。由于明朝财力对照重要,以是,明神宗一再敦促杨镐提议进攻。于是杨镐坐镇沈阳,兵分四路围剿后金。于是,萨尔浒之战正式爆发了。

三、战争经由

在萨尔浒之战中,明朝一方集结了约莫11万雄师,原拟1619年(明万历四十七年,后金天命四年)阴历二月二十一日出边进击,但因天降大雪,改为同月二十五日。此战,明朝雄师虽然拥有整体军力上的优势,然则,杨镐采用了兵分四路的计谋,这实在给了努尔哈赤各个击破的机遇。

四路明军出动之前,作战贪图即为后金侦知。对此,在笔者看来,这意味着明朝的将士之中,已经有不少被后金一方收买了。在此基础上,明朝雄师的作战意图等信息,自然被努尔哈赤提前得知了。兵法有云,知己知彼,方能百战不殆。在萨尔浒之战中,后金一方已经提前知晓了明朝的动向,然则,明朝却对努尔哈赤的动向一无所知,这无疑是影响战争走向的主要因素。

努尔哈赤探知明军行动后,以为明军南北二路门路险阻,路途遥远,不能即至,宜先败其中路之兵,于是决议接纳“凭你几路来,我只一起去”的集中军力、逐路击破的作战目标,将6万军力集结于首都四周,准备迎战。1619年(明万历四十七年,后金天命四年)三月月朔,明朝杜松军突出冒进,已进至萨尔浒(今辽宁抚顺东大伙房水库四周),分兵为二,以主力驻萨尔浒四周,自率万人进攻吉林崖。

对此,努尔哈赤看到杜松军孤军深入,军力涣散,一面派兵支援吉林崖,一面亲率六旗兵4万5千人进攻萨尔浒的杜松军。越日,两军征战,努尔哈赤乘着大雾,越过堑壕,拔掉栅寨,攻占明军营垒。后金驻吉林崖的守军在援军的配合下,也打败了进攻之敌,明军西路军主将总兵杜松、保定总兵王宣、原任总兵赵梦麟,都在战斗中阵亡。明朝西路军全军尽没。

明军主力被歼后,南北两路明军形孤势单,处境晦气。不久之后,北路明军大部被歼。明军副将麻岩等皆被杀,总兵马林仅自己率数人逃走。明朝刘綎所率的东路军因山路崎岖,行动难题,未能定期进至赫图阿拉。因不知西路、北路已经失利,仍按原定设计向北开进。努尔哈赤击败马林军后,立刻进攻刘綎所率的东路军。

对此,在笔者看来,在萨尔浒之战中,后金将士可谓行动迅速,令行禁止。与此相对应的是,明朝将士则是呼吁纷歧,这实在有点像战国时期的山东六国合纵攻秦之战。在战国时期,山东六国曾多次组成联军进攻秦国。然则,由于各个诸侯国之间没有团结一致,这让秦国雄师能够各个击破,从而逐步祛除了整体实力占优的山东六国。

1619年(明万历四十七年,后金天命四年)三月初三,刘綎先头军队进至阿布达里岗时,遭到伏击,兵败身死。努尔哈赤乘胜击败其后续军队。杨镐坐镇沈阳,对三路明军没有作任何接应。等到杜松、马林两军战败后,才在三月初五,慌忙传令李如柏率军回师。对此,由于后金哨探在山上鸣螺发出打击信号,李如柏军恐慌溃逃,自相蹂躏,死伤1000余人。

四、战争效果和影响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