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本站!

首页财经正文

usdt场外担保交易平台(www.uotc.vip):二次上市一再遇冷,越来越难赚钱的携程,梁建章也讲不出新故事

admin2021-04-2048

USDT跑分网

U交所(www.9cx.ne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官方交易所,开放USDT帐号注册、usdt小额交易、usdt线下现金交易、usdt实名不实名交易、usdt场外担保交易的平台。免费提供场外usdt承兑、低价usdt渠道、Usdt提币免手续费、Usdt交易免手续费。U交所开放usdt otc API接口、支付回调等接口。

文|AI财经社 张可心

编辑|杨洁

4月19日,携程正式上岸港交所二次上市,最终订价由原先预估最高333港元/股缩水20%,至268港元/股。若不计其他因素,携程将通过此次上市净募资83.3亿港元。

2003年冬天,携程作为中国在线旅行服务商(OTA)第一股,上岸纳斯达克。初始刊行价18美元,最终收盘较刊行价上涨88.56%,成为那时纳斯达克市场3年来开盘当日涨幅最高的一支股票。现在,携程作为中国OTA龙头,二次上岸资源市场时,却稍显落寞。

此次回港时机,携程有意选择了2021年首个出游岑岭――清明小长假刚刚竣事后,以提振市场对公司的信心,求取更高估值。据文化和旅游部数据,今年清明假期天下海内出游1.02亿人次,已恢复至疫前同期的95%。但市场似乎对此并不十分买账,即便海内旅游苏醒形势显著向好,携程的上市打新却一再遇冷。

近六日申购时间,携程面临散户部门仅获得17.8倍超额认购,远低于此前百度和哔哩哔哩回港上市时112倍和174倍的公然发售认购。有机构称,携程268港元每股订价过于自信,尤其是在当前市况不稳的情形下,这个价钱太高了。

“高价”背后,是携程对于资金的迫切需求。2020年疫情袭击下,公司营业险些停摆,超十亿元垫资压力、上下游互助同伴倒闭可能导致的坏账风险以及牢靠成本支出等,携程压力重重。于是,2020年梁建章再度出山,转身“网红”直播带货,几个月内直播37场,辗转30余城,成为CEO中名副实在的“带货王”。

这是梁建章不止一次为携程“救急”了。每次梁建章脱离,携程总会再次面临难关,而梁建章就是携程唯一的希望。然则梁建章,又能再为携程“救火”若干次?

携程只能依赖梁建章

2020年的梁建章格外忙碌。

去年3月至11月,梁建章躬身下场直播37场,其中到第25场直播竣事时,累计GMV已到达13.9亿元,爆款产物最高1分钟卖出8000间夜。数个月里,三十多个都会,梁建章扮过苗王,变身过江南才子唐伯虎,演过川剧变脸,说过相声贯口,跳过海草舞,甚至在河南场的直播里剃了秃顶。

13.9亿元的成就相比携程2019年整年完成的8650亿元GMV而言,或许不值一提。但梁建章的行为,无疑是为了提振市场对携程的信心。

2020年9月,梁建章在接受采访时坦言高密度的转场直播确实有些“累”,“一最先有一点新鲜感,中央有段时间蛮累的,现在有点习惯了。”

很难想象,长着一张娃娃脸认真直播的梁建章,已经52岁了。

在陪同携程走过的这20多年时光里,险些每一次携程历经“至暗时刻”,都需要梁建章再行至台前,拯救企业于水火。在民众印象里,携程的生长早已深深刻上梁建章的烙印,因此,似乎也只有他,有能力充当“携程”英雄的角色。

时间倒退回2007年,彼时携程四君子中,沈南鹏和季琦已经相继脱离携程寻找事业的下一站。梁建章也第一次选择脱离公司,将CEO的位子交给范敏,自己跑去美国斯坦福大学读经济学博士,研究领域包罗人口、创业以及中国劳动力市场。等到再回国时,梁建章的身份已经酿成了一名人口学家。

“我有生之年都市将推悦耳口问题的解决看成终生使命。”梁建章曾公然示意自己对人口问题的关注,他为此设计了一系列如写学术文章、写专栏、写书,甚至是写通俗小说,只为呼吁民众配合关注人口问题。

然而当2013年,携程面临艺龙和去哪儿的双面夹击,行业老大位置险些不保时,梁建章不得不接替范敏,重回携程CEO之位。随后其主导开启一系列公司内部改造,结构移动互联网,通过股权置换合并去哪儿,“截胡”入股同程最终击败艺龙,一统在线旅游江湖。

不外两年,梁建章便迅速竣事战斗,并进一步牢固了携程作为行业老大的位置。在同程、艺龙和去哪儿人心目中,梁建章“凶猛”、“狠”、“杀伐决断”。每当听到外界这样的评价时,梁建章曾轻描淡写地说过,自己“不是自动的凶猛,可能由于通常看问题看的久远,就会看的对照准,最后自然决议也会加倍坚决一些。”

2016年,梁建章再度卸任CEO。携程任命孙洁为CEO,并同时加入公司董事会。退居二线的梁建章,继续潜心研究自己的人口学,却不意公司接连卷入“捆绑销售”及“亲子园虐童事宜”等价值观问题中。

“就像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小孩一样。我和Jane(孙洁)都很自责和痛心。”“亲子园虐童事宜”发作后,梁建章第一时间宣布同伙圈回应,之后其也在采访中示意,“相比谋划,对于公司忧郁更多的是组织上泛起的一系列更深条理的问题,最终导致公司不停泛起价值观的问题。”

梁建章始终放不下携程,而携程也离不开梁建章。2020年疫情下的直播,梁建章被以为再一次回归台前救携程。而在被问到“自己在接棒人上看的准禁绝”时,梁建章示意,“现在谈接棒人还太早,自己跟孙洁照样配合关系,只是分工有区别。”

梁建章再次从“退居二线”到“分工配合”,而携程也已经太过于习惯依赖梁建章。梁建章越是凶猛,却也越不能对携程“松手”。纵然成为在线旅 *** 业中压倒一切的巨头,携程的危急时刻,每次却也只能依赖梁建章一小我私人。

2013年的时刻,有人问:“范敏不行吗?”现在又有人问:“孙洁不能以吗?”但事实证实,昔时范敏没能做到的事情,现在孙洁依然做不到。携程不能没有梁建章。

携程“没得选”,这也是它未来生长最大的掣肘。而对于梁建章而言,这一次,携程面临的是差异于以往的内忧外祸。疫情的影响仍未消逝,对外,携程也面临着阿里飞猪、美团甚至是抖音、拼多多等差异于以往的竞争对手。

携程需要改变的,不止是产物,而是企业的基因。放下身段、为携程直播带货之外,梁建章必须为二次上市的携程,讲出新故事。

内容故事好讲吗?

“直播带货”后,梁建章曾坦言,携程后续会将“直播常态化”。但直播带来的收益对于携程的体量而言只是杯水车薪,梁建章也并无意出道去做“网红”,而是这意味着,他为携程想到了做“内容”的下一步。

2018年底,梁建章受邀在上海远程敲响“携程纳斯达克上市15周年开市钟”时,曾现场致辞说,“携程现在照样一个异常年轻的公司,有异常大的想象空间,携程的旅程才刚刚最先,未来我们会走的很快,也会走的很远。”

言犹在耳,然而相隔不外两年,当携程准备再次站上资源市场时,外界却看到的是携程满满的焦虑。

2020年一整年,在疫情影响下,携程营业大幅受挫。四大主要营业板块住宿预订、交通票务、旅游度假、商旅治理的营收均遭受差异水平下降。最终实现整年收入合计183.27亿元,亏损32.69亿元,划分同比下滑49%和147%。

,

USDT场外交易平台

U交所(www.9cx.ne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官方交易所,开放USDT帐号注册、usdt小额交易、usdt线下现金交易、usdt实名不实名交易、usdt场外担保交易的平台。免费提供场外usdt承兑、低价usdt渠道、Usdt提币免手续费、Usdt交易免手续费。U交所开放usdt otc API接口、支付回调等接口。

,

疫情只是小概率的“黑天鹅”事宜,真正让市场担忧的,是自2016年最先携程就大幅放缓的营收增速。彼时,携程营收同比增速高达67%,而到了2019年,同比增速就只剩下14.8%了。

制图:AI财经社

面临业绩增进瓶颈,携程在勉力寻找新的营业突破口。

已往20年,携程作为强生意属性平台,消费者除在有旅游需求时外,打开携程App的频次极低。对于用户而言,携程不外是个“用完即走”的工具型App。

但现在的在线旅游,短视频等内容分发渠道已经逐渐取代了当初的“搜索模式”,通过网红旅游点的打卡视频“种草”,成为用户出游的首选方式。尤其是2020年,疫情影响下,传统消费和产业流动严重受挫,线上流量被再次激活,直播迎来发作期。然则对于携程而言,它却并不具备这种大流量的入口加持。

2020年第四序度,携程首页的“社区”改版上线。2021年1月,同时服务于目的地、商家、行业从业者的私域运营产物“星球号”正式亮相,消费者可以在携程首页的“社区”板块里,看到视频、文字、直播等种种形式的旅游内容。

今年3月尾,携程也提出了“旅游营销枢纽”战略,要以星球号为载体,聚合流量、内容和商品。作为一个纯生意平台,携程想要通过转型内容平台解决流量焦虑。

携程不是第一次想讲内容故事了。早在2000年,携程就推出过旅游社区服务。在2011年,携程内部主打旅店点评的驴评网作为自力品牌推出。2013年,梁建章第二次挂帅携程时,将驴评网的功效并入了携程,这次内容实验就此偃旗息鼓。

在2018年,携程还曾推出氢气球旅游内容平台,上线“旅拍”频道。但这一系列起劲,对于携程的定位和业绩而言,显然没起到多大的作用。

携程的“野生番”早已站在了门口。只管短视频、直播正处风口,但抖音、快手、小红书等内容平台已经生长壮大。用户在携程分享内容的习惯还未形成,抖音等平台却已经最先了内陆生涯的试水。抖音的“同城”频道上,也包罗了旅店预订、门票预订等服务;抖音上的各种旅游达人通过拍摄短视频分享,可以向粉丝提供酒旅打折券,用户可以直接下单购置;从“种草”到“拔草”的旅游消费生意闭环,已经可以在其内部完成。

携程的要地已经被攻入。而携程自己的内容创新,又有若干想象力?

“携程内部做内容已经蛮多年了,2018年的旅拍曾经照样‘首长壹号工程’,但也没做起来。现在只是‘换汤不换药’,不外是开放B端入口,更着重商家。”业内人士刘协示意,“但在携程干过的人就明了,内容实在很难在携程生根。携程要ROI(投资回报率),基本没有耐心等内容沉淀。”

现实上,携程的内容战略是梁建章在“国际化”野心后,退而求其次的选择。2019年,携程确立20周年之际,梁建章定调“国际化”为公司未来征程的新起点,并明确提出一张国际化的时间表,称“3年成为亚洲第一,5年成为全球第一”。同时,公司正式由“Ctrip”更名为“Trip.com Group”,足见梁建章对于携程国际化的刻意与期望。

那几年,携程划分通过收购英国苏格兰旅行搜索平台天巡(Skyscanner)、投资印度最大OTA平台MakeMyTrip、发力直采国际机票旅店等,强化国际化营业。2019年,携程国际营业收入占总收入比重已攀升至35%。

现在,由于疫情影响,刚刚稍有转机的国际营业最先变得不甚晴朗。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(IATA)最新展望,全球客运量在2024年前可能都无法恢复到疫情之前2019年水平。这也就意味着,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携程的国际化营业可能都无法有用开展。

国际化遇阻,携程不得不重新讲回内容的故事。但携程作为生意平台,“不得已”转身讲起的内容新故事,对于资源市场有多大的吸引力,就并欠好说了。

携程越来越不赚钱了

作为中国降生的第一批互联网公司,携程生长20余年在民众的印象里一直是“盈利能力强劲、资金雄厚”。无论是2012年就有武断向市场投入5亿美元同艺龙和去哪儿大打价钱战的底气,照样疫情发作初期便一度对外示意“携程有足够资金贮备可渡过难关”。

但现在,携程越来越不赚钱了。

2019年,携程净利率仅有20%,与2011年31%的净利率足足相差十一个点,而2017-2018年,由于国际化并购等,净利率更是划分低至11%和4%。

“携程在专注在线旅游的公司里确实是很有钱了,盈利能力也是最强的。后面由于价钱战,并购等利润被摊薄了一些,再加上机票署理改造,携程的盈利能力确实不如以前。”一位业内人士李程向AI财经社示意。

早些年,携程依附占领高星旅店市场及强势机票预订营业,盈利能力一度是同时期在线旅游平台艺龙的5倍左右。2016年,机票票代改造落地,凭证政策,海内航段机票署理费由以往按比例抽取佣金改为定额收取。划定实行后,如携程这类机票署理机构销售机票从已往按票面价值的3%的基础署理费,直接降为每张机票5-10元的定额收入,利润大幅降低。

原本大有赚头的主力营业,摇身一酿成了“艰辛不讨好”的斜阳产业。2019年,孙洁曾在采访中透露,携程的机票营业已经亏钱。但作为客户的“第一站”,携程不会也不能放弃机票营业。

但携程的钱却越花越多。缺乏流量入口的携程,也不得不提高营销支出。2017-2019年延续三年,携程平均营销用度高达91亿元,相比2016年的营销支出凌驾足足30亿元。

据携程招股书数据,携程的主要营业用度为产物研发,近三年平均占净收入比重为34%。“携程的人工成本也高。上海的凌空SOHO完全不像外景图那么高峻上,内里拥挤着上万员工。”刘协说。但凭证AI财经社查阅携程招股书,携程的人工成本并未单独列出,而是划分被“藏在”营业成本、产物研发、销售及营销支出和一样平常行政支出中。

内忧之外,另有外祸。携程正处于猛烈的市场竞争当中。早几年还可以通过并购竣事行业竞争的时代差异,携程的对手越来越壮大了。携程的旅店和机票营业,正面临来自阿里的飞猪和美团的挑战,甚至京东、拼多多,也在对此举行渗透。

高端旅店营业是携程的护城河之一,但在下沉市场,飞猪和美团从中崛起。2020年,美团到店、旅店及旅游的营收为212.5亿元,已跨越携程整年总营收。只管美团未透露212.5亿元中详细旅店及旅游的营收占比,但据Trustdata数据,2019年,美团旅店间夜量已整年连续跨越携程系总和,Q4已拉大差距至1.22倍。

生长于阿里生态的飞猪,也在连续不停地发动流量攻势。通过在淘宝举行旅游直播、与着名旅店品牌如希尔顿团体、万豪等买通会员系统等,抢占市场份额。

差异于以往的去哪儿、艺龙等对手,携程现在面临的,是新一代“流量型”的玩家们。飞猪有基于阿里生态的大流量池,美团则有外卖等高频消费引流。在它们的背后,也划分有伟大的平台作为支持。针对此,2020年6月新浪副总裁邓庆旭曾在专访中试探性地问过梁建章,是否有思量过在百度之外,找一个更大的“枝头”,做巨头团结。梁建章则对此予以否认,称短时间内不会找一个更大的入口做深度互助。

疫情阴霾下业绩近乎腰斩的携程,此次再度站上资源市场,意味着企业未来将面临更多审阅与新的挑战。“一方面公司已经没有新故事好讲,一方面内部又面临对照多压力,携程自然难以获得市场追捧。”刘协示意。

梁建章已往习惯的并购、价钱战等凶猛打法,对这样的对手已不适用。携程“转身”内容型社区,也不能期待“鼎力出事业”,而是个需要细水长流的活儿。带着学者身份的梁建章,站上了直播的窗口。但在他死后,还没有第二小我私人,能够帮他一起扛起携程的重担。

(文中刘协、李程皆为假名)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