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本站!

首页社会正文

小说:丈夫患尿毒症逼妻子捐肾遭拒,仳离越日,丈夫床底捡募捐书

admin2020-11-2019

但或许是老天都在责罚她说谎,她和严以白分手后不外一年,妈妈也得了肾病。

和她的绝症差别,妈妈的病是有的治的,只要有钱。

以是她才疯了一样的挣钱,就是想要救活妈妈。

她曾经以为,她所剩无几的生命唯一的意义,就是救活妈妈,但没想到,她竟然又遇见了他。

曾经的穷小子变成了严家大少,而她,却从一个优美鲜活的少女,变成了一个濒死之人。

看来他们两个人,这辈子注定是要错过。

可此时……在她生命最后的这一刻,她却真的似乎见见他……

虽然理智不停告诉她,不要见严以白,可情绪上她照样忍不住打了这个电话。

或许是最后一面了。

老天爷,就让我任性一次,死前看看他好么。

这样,或许我死的时刻,脑海里还能有他的容貌和味道……

犹豫再三,苏若云照样拨通了谁人号码,几声绵长的嘟嘟,电话被接通。

“喂。”严以白不耐的声音很快从手机里响起。

“是我。”苏若云轻声启齿,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哆嗦,“严以白,你今天有空么,我想见你一面。”

电话那头的男子缄默片晌,但很快,严以白冰凉的声音从手机里响起——

“见我?凭什么。”

严以白的声音是这样的冰凉,宛若冰刀一样刮在苏若云的心上。

她忍住想哭的感动,继续好声好气的乞求:“由于我想见见你……严以白,就这一次,让我见见你好么?算我求你了……”

,

Allbet代理

欢迎进入Allbet代理(Allbet Game):www.aLLbetgame.us,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。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、Allbe代理、Allbet电脑客户端、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。

,

无论是在一起的时刻,照样分手后,她都没有求过严以白,这是她第一次求他。

这样的低三下四,这样的卑微。

只由于她想在死前,见他一面。

她是这样起劲的放低了姿态,可回覆她的,却是手机里严以白加倍冰凉的声音——

“苏若云,可我不想见你。”

可我不想见你。

简朴的六个字,但每个字都透出浓浓的嫌恶,在刹那间将苏若云的心绞成破坏。

她身子微微一颤,手里的手机都差点滑落。

不想见她啊。

严以白,还真是老实呢……

“我知道了。”只管捏着手机的指尖都在哆嗦,但苏若云照样强迫自己故作镇静的启齿,“那是我打扰你了,负疚,你多多保重吧。”

简朴的一句话,却宛若抽干了她满身的气力,一说完,苏若云就急忙的挂断了电话,眼泪夺眶而出。

终归……

她照样没有见到他。

然则,或许这样也好吧。

他们两个人……早就已经注定了错过不是么?

苏若云忍住心里滴血一样平常的感受,转头看向隔邻病床的母亲,伸出手,捉住妈妈的手。

妈妈还在昏厥中,可她照样轻声启齿:“妈妈……你放心,我一定会救活你的……”

说完,她仰面看向欧阳肃,坚定的启齿:“欧阳医生,最先手术吧。”

网友评论